您当前位于: 首页 > DJ公主 >

他是导演圈里公关做的最好的DJ

时间:2017-04-22 10:11:13
原谅我这次又标题党了。
起这个标题,其实只是想讲讲我们可爱的小贾,是如何一步一步变成如今享誉全球的贾科长的。
谁能想到,如今已经45岁的贾科长,20年前也只是个25岁的年轻人。
\
2015年10月30日,《山河故人》在大陆得以上映。
这十几年来,贾樟柯一直专注于描述底层人士在社会变革中际遇的现实主义题材,这些作品虽然在国外圈粉无数,但在国内要么无法过审(《天注定》),过审了票房也一蹶不振(《三峡好人》《海上传奇》)。
但与以往不同,贾樟柯这次坚定地要做好国内市场:
\
我并不觉得这十来年中国观众冷落了贾樟柯,绝对没有。看我电影的人大有人在,只不过是大家的渠道,大部分是通过盗版,通过非正常的情况,我觉得那样不算是看过原作。我一直觉得欠大家一个大银幕作品,所以这次我们做了很多准备,包括把《山河故人》的第一次发行放在中国,都是为了让亲人们和故人们先看到这部电影。
于是,贾科长开始在全国天南地北地宣传、卖力地吆喝,这也的确产生了非常积极的影响,《山河故人》上映的首日票房就破了千万——比他以往的作品所有票房加起来还高。
有人说,贾樟柯是他自己电影最好的产品经理。贾导如今这么卖力地宣传,也让我想起了他当年在柏林宣传《小武》的场景。
1998年他和余力为合作的第一部长片《小武》进入柏林电影节「青年论坛」单元。那时电影节只能承担导演一个人的机票,由于经费有限,另外两个投资人决定派一个人和贾樟柯同行,也即是同时参与了拍摄的摄影师余力为。
走之前,制片人托付给贾樟柯一个重任:
钱都投在里面了,你去柏林一定要把片子卖出去。
到柏林之前,贾樟柯和余力为打听到所有电影买家住下的酒店,于是提前印刷了一披放映邀请传单送到酒店,上面特别标注这是一部来自中国年轻导演的作品,并注明了《小武》将要放映的时间和场次。
为保险起见,到柏林后,他们又打听到大部分买家都会去吃饭的一个餐厅地址,决定在吃饭时间前往餐厅发放传单,以保证信息能精准地送到买手手上。
贾樟柯事后回忆说:
到这一步时我都并未感到有太大障碍,直到我们拿着传单站在餐厅门口的时候,才感到自己根本迈不出脚步。
「也许因为我们北方人比较害羞的缘故,我实在走不进去。」他怯了,这里边有中国人骨子里的面子和尊严的观念。换作任何一个中国人,要迈出这一步都不容易。
余力为看了他一眼,说:
小贾,你知道我从上高中时就一直勤工俭学,我去写字楼里推销过各种商品,因为我要活下去。现在我进去发传单,你可以在门外等我,但我要告诉你,这是你的电影,是你的作品,如果连你自己都不原意去推销去卖你的作品,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会帮你,因为这首先是你自己的事。
余力为进去了。过了一阵子,贾樟柯最终还是跟了进来。
「从此,我可以在各种各样的制片人、投资人、买家面前一次次地谈论推销我的作品而不再害羞,因为这是我工作的一部分。」贾导常被戏称为公关大师,与这段经历不无关系。
70年代出生在山西小县城的贾樟柯,父亲是学校的老师,母亲是个售货员,全家在经历了文革之后过着平淡的日子。高中毕业后,贾樟柯没考上大学,父母想把他送去当兵他又不乐意,那段时候,他差点成了镇上的小混混。
那时候的贾导还算是个爱好文艺的人,热爱诗歌,也写过点散文,后来还去山西大学学了两年美术。上大学的时候他住在太原郊区的一个村子里,隔壁有一家公路电影院,他在那儿看了陈凯歌的《黄土地》之后,就产生了做导演的想法。
连考了三年,贾樟柯才终于考进了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。从这时候开始,他才从小贾变成了贾导。
完成了第一部长片《小武》并得到肯定后,贾樟柯拍摄了他的「故乡三部曲」《站台》、《任逍遥》和《世界》,正式奠定了他的导演基调和创作风格。
然而好景不长,贾樟柯的作品虽然在国外备受好评,但在国内的主流电影界却几乎无人问津。贾樟柯跟很多被市场「专制」的「第六代导演」一样,只能在地下电影的道路上越走越远。
而这一切,在《三峡好人》国内公映时开始改变。
当时贾樟柯信心满满地将《三峡好人》的档期跟张艺谋的《满城尽带黄金甲》定在同一天,却经历了票房的惨败。
事后,贾樟柯这样略带无奈地解释当时的状况:
我很好奇,我想看看在这样一个崇拜黄金的时代,有谁还关心好人。
(一笑泯恩仇)
那段时间,贾樟柯很少出现在公众面前,也放慢了拍片的脚步。
2013年,贾樟柯拍出了《天注定》,却被告知无法再国内上映。
这样的挫折对任何一个导演来说,都是巨大的。我不由想起贾樟柯以前一篇文章中写到的:
我常常想,我比孙悟空还要头疼,他能飞,能去天上,能回人间,我却不能。我要承受生命带给我的一切。太阳之下无新事,对太阳来讲是有些旧了,但对我来讲却是新的,所以还是拍电影吧,这是我接近自由的方式。 我悲观,但不孤独,在自由的问题上连孙悟空都和我们一样。
「这是我接近自由的方式。」或许正是因为这样,贾科长才马不停蹄的又拍出了《山河故人》,而且从反响来看,某种程度上,贾科长成功了。
从《小武》到「故乡三部曲」,从《三峡好人》到《山河故人》,贾樟柯的镜头总是对准那些在时代剧变下「微不足道」的人们,真实而又无奈。这虽然与很多第五代导演一开始一样,但与他们后来被市场扭曲不同,贾樟柯似乎仍然在聪明地坚持着自己,正如他所说:
「当一个社会急匆匆往前赶路的时候,不能因为要往前走,就忽视那个被你撞倒的人。」至于为什么说贾科长是DJ呢,,,看完下面这个贾樟柯电影的混剪大家应该就知道了...
关于偏爱流行歌,贾樟柯本人是这样说的:
我的一大兴趣点是在「流行音乐」上。中国经历了红色歌曲宣扬「我们」、「咱们」的时代,最终才有了表达个人主义的流行歌曲,这又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我们表达感情的方式:我曾在K歌房经常听到一些男人声嘶力竭的唱情歌,我开始很反感,但后来一想:或许当这些人走出K歌房,他就不可能再说出「爱」这个字了。
科长不愧是公关大师,连这么俗的偏好都能说得这么文艺。好吧,是在下输了。
文章推荐